HOME 中文版 English 关注新浪微博
NEWS 新闻中心
国外新闻 国内新闻
Domestic Ness 新闻中心

【短评】民族器乐的精髓在这里

时间:2017-12-13 16:33来源:本站 作者:天姿国乐 点击:

  8月26日,我在成都看了一场特殊的音乐表演节目《国乐丹青》。为什么说它是音乐表演节目呢?因为它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音乐会,而是一种运用古典笔墨丹青的神韵,与中国民族音乐的精髓相融合,以民乐独奏、重奏、小合奏,结合配乐、配诗、配舞、配画而形成的表演形式。
  
  演出前,大幕上赫然映出器乐舞台音画的字样,而我在看完全部节目后,斗胆为其加上了配乐二字,即:配乐器乐音画《国乐丹青》。

  这台节目是由四川交响乐团“天姿国乐”女子民乐团演出的。创意和编导是牟岭红女士,演奏员均为“天姿国乐”的精英,甚至连台上的舞蹈演员(除一名外请专业),都是由本团女演奏家兼任的。

  演出中,二十多位演奏家伴随着配乐、舞美、造型和多媒体手法,以小齐奏、小合奏、重奏、独奏等各种形式,将“乡音乡情”、“女儿情怀”、“巴山蜀水”、“夜雨双唱”、“敦煌”、“花非花”、“蜀绣”、“玉堂春”、“炷影摇红”、“金戈铁马”、“春”、“夏”、“秋”、“冬”总共十四个段落,以笔墨丹青为“点缀”,以写意特色为包装,活生生地展现在舞台之上,使人们通过实体形象汇集现场音响的手法,品味到国乐(即民乐)与国画这两项“国粹”珍宝之间,在风格、内涵、韵味上的“惺惺相惜”与“息息相通”。

  “国乐丹青”是一台视听结合的节目。从视觉上看,它相当吸睛夺目,舞美中“大写意”的效果神韵四射。它与台上的“雅乐”结合之后,瞬间从平面的静态转化为立体的动态,给人们带来了感性与理性的双重冲击。

  从听觉上看,尽管节目中配乐占有相当比例,但真实的演奏效果却始终如一。舞台上,所有演奏家均以娴熟的演技真奏,且多以“炫技”的手法来展示手中乐器的特色。之后再以灵活的动感造型相辅相承,由此极大地彰显了音乐的形象起伏和色彩变化。

  人们听到,节目中器乐独奏的表现和器乐重奏的渲染非常突出(二胡与箜篌、竹笛、大阮、琵琶,打击乐的独奏,三重奏、五重奏、阮族协奏、琵琶领奏与齐奏等)。这些带有新鲜感和创意性的设计,为国乐 (民乐) “精”、“雅”、“韵”特点的展现,提供了极好,极方便的条件。

  “国乐丹青”这台节目除了新鲜的听点与炫目的看点外,最主要的是,它用现实的例子说明了一个问题,即何为中国民族器乐“精髓”的概念问题。

  《国乐丹青》具有较深刻的含义,从整体上看,创意者着重了对中国民族器乐个性化的强调,突出了它们鲜明的特点和差异性极大的音色变化,加强了民族器乐所具有的传统韵味和特殊表现力。

  《国乐丹青》的创意者很有自己的艺术构思,她们并没有采用大型民族管弦乐团整场演奏的模式来展现舞台写实性的效果。而是以灵活、巧妙的手法加以“周旋”,借此给民族器乐预留了表现个性的充分空间(例如二胡在箜篌伴奏下的深情演奏,还有阮家族乐器为独奏大阮的协奏,四个琵琶在领奏引导下的齐奏等),使它们与国画的笔墨丹青之间形成了风格上的一致和意境上的统一。

  我本人十分赞赏《国乐丹青》的深远创意,因为在“何为中国民族器乐精髓”这个问题上,我与这个节目的创意者在观念上是一致的。

  我向来不认为现在的大型民族乐团在创建上是科学的,这种乐团有着先天的、无法彻底解决的弊病。追溯起来,它的产生可能与当年主观意识下的匆忙决定有关,故而从一开始就没有在客观细致的、经过全方位考察的基础上得到发展。

  我一直认为,大型民族管弦乐团在建制上存在着一些不合理的盲目性。它直接照搬了西方交响乐团的模式,以“大概齐”的套用方式确立了乐团各声部的设置,而并没有周全地考虑各个声部之间的音色合谐(如弦乐“线”状发音与弹拨乐“点”状发音的结合等),更没有考虑好乐团低音声部的科学配置。

  因此,从多年的实践情况来看,大型民族管弦乐团是有着明显缺陷的。最主要的是,它以民族器乐共性方面的弱点代替了个性方面的优点,实际上等于“丢了西瓜保了芝麻”。由此看来,这真是一件令人遗憾和惋惜的事。

  另外,早年的大型民族管弦乐团还存在着一个律学方面的问题。由于当时使用的老乐器不是十二平均律乐器,无法进行自由转调(黄钟不能还原),故而使乐团在演奏中出现了很多音不准的现象(尤其在奏不协和的七和弦,九和弦等)。后来的民族乐团大部分的管乐器都进行了改革,并一律按西洋管乐器那样加装了键子。如此一来音准上是好了很多,但原有老乐器的独特音色却丧失了更多。如此两相比较,感觉仍然是得不偿失。

  因此我认为,中国的民族器乐演奏还是应该多以小型组合(如江南丝竹)以及独奏、重奏形式为主,这样在演奏中可以尽量发挥民族器乐的个性特长(避其短处),更加突出其鲜明的风格。

  此话虽仅具有参考价值,但我认为它不失为一个明智之举,因为只有这样,中国民族器乐的精髓才能最终被体现出来。

  鉴于以上观点,我认为“天姿国乐”女子民乐团做出了一件有意义的好事。她们通过《国乐丹青》这种小型民族器乐组合加独奏、重奏的灵活表演形式,加强了民族音乐的内涵体现,重塑了民族音乐在人们心中应有的形象,同时也吸引和影响了更多喜爱民族音乐的“粉丝”。

  我由衷钦佩“天姿国乐”女子民乐团的崇高敬业精神。并真诚祝贺她们在民族音乐探讨和创新方面所取得的巨大成就。

  功德一件,好事一桩。 《国乐丹青》,这个极富民族神韵,拥有强烈生命力的民族音乐表演形式,一定会在今后赢得更加广泛的国内影响和国际影响。让我们拭目以待,等待着它再续辉煌的时刻吧。